立即注册 登录
☆追夢人☆-梁朝偉影迷會 返回首页

rhapsody的个人空间 http://leungchiuwai.net/?377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華麗牌醬油(追夢密碼)

已有 265 次阅读2009-12-27 08:39 | , , , , , , , , , , , ,

萬事開頭難……轉眼一個禮拜過去了。平安夜吃了很多東西,想逼著自己把打醬油的全過程流水帳出來以促進消化消耗體力減少脂肪堆積,結果只寫了兩行就賴到床上去了…吃飽了就睡,果然是人的本能。聖誕這天公司停電,上午認真工作了半天(我只有在停電的時候工作效率最高),沒有電,大部份事情都是不能做的,百無聊賴的我在下午終於忍不住請假回家了,然後在4點多的時候覺得好困,便想先去睡一下晚上好有精神流水帳,爲了不讓自己睡時間太長還特意沒脫衣服~ 結果……一覺醒來,早上7點了= =|||這回可睡了個夠本,雖然睡眠質量不怎麼高。好吧,又沒寫成。昨晚,還是在電腦前發呆到快2點卻一個字都沒打…… 於是今天早上8點我就滿懷心事的醒來了,還是趕緊把這任務完成吧,不然其他事情沒法做了,爲了保持當時的感覺,我連之後出來的視頻都沒敢看。(就在要開始寫的時候裝窗簾的來了……折騰了快2個小時才裝好。中途海爾熱水器也來了,還不錯,搞定了兩件事情。裝窗簾的說外面在下雪,真的哎,越下越大,這個冬天的第一場雪,現在外面已經白茫茫一片了,還在下,嗯,我喜歡下雪)。(就在中午酝酿的时候又被叫去公司加班,这一加就加到7点半才到家T.T  吃了饭再整理整理,9点了……嘻嘻哈哈看了几个帖子再等回过神儿,11点了…………) 囧,不废话了,開始流水帳。

=======================================================

每次出門之前都是狀況不斷,這次也不例外。本來打算18號下午早點兒開溜的,沒想到近期最忙的一天就是18號!開始還能較悠閒的在群裡晃蕩下,到下午就忙到連點開對話框的時間都沒有了。出發時間也一直拖一直拖,一件事情做好又來另一件~好不容易做的差不多,馬上關了電腦倉皇逃回家,連招呼也沒顧上打。爲了確保沒有後顧之憂,到家先往家裡打電話,這樣可以偽裝出我這兩天老實呆在家的假象。媽媽的狀態比上次能稍微好一些,我也勉強放了點兒心。聊了將近半個小時吧= =|||有大部份時間我是在心裡默默的走神兒:媽媽快點兒說吧,我要趕飛機的啊。 好不容易掛了電話,就開始打包行李了,眼鏡相機望遠鏡電池充電器三角架等等等等都是挨個現找出來的,只能怪自己沒有重視這次外出,都不提前一天打包好。

在收拾的過程中RC的直播短信不斷的涌來,如:云惜橫幅掛出來啦~云惜橫幅被報銷啦~紅毯沒看到蟲子只看到菲迷和孫燕姿的歌迷啦~老大不來啦~菲迷多,還有燈牌啦~記者在給菲迷拍照啦(菲迷07嫣然也占了好大的版面)~RC徹底精分啦~菲迷苦等偶像啦~王菲家燈牌還湊合啦~王菲貼吧整個一亂七八糟,一大堆直播貼,RC暈啦~紅毯是室內的啦~紅毯還沒開始啦~娛樂無極限又說了PC道歉的事情啦~二妹性格真隱忍啦……and so on……原本還算平靜的我,看到這四面八方搜來的消息,也忍不住激動的high起來了。註定精分的時刻,可以想像RC在後臺有多精分。

打包好了出門打車去車站,已經比原計畫晚了一個小時了,都沒有時間去買點兒點心路上吃。比較倒楣的是到了車站又在車上坐了快半個小時車才開= =||| 快8點的時候,暖暖問我到哪兒了,說9點之前必須到機場。算了算,到城站去坐機場大巴是絕對來不及了,便半路在南站下了車然後100元打的去機場。出租車就是快,路上我在想其實也可以開車去機場的嘛……

到機場8點半多點兒,進去沒幾分鐘就看到暖暖推著行李車過來了,她也剛到,車上是浙江分會的大部份家當,8塊新燈牌一個新橫幅(暖暖是我群的好戰士,也是細菌杭州的負責人之一,這次我們跟浙江分會。訂票的時候覺得浙江分會管理的很熱情,印象不錯)。本來跟我們同行的還有小金,我們是85三人組,結果小金杯具了,19號上午單位省領導去檢查不能缺席,她只能重新訂19號下午的機票再飛了~  我和暖暖兩個人托運了行李就直接過安檢了,後來發現比較失策,安檢裏面沒有什麽吃的賣。

喜歡這個感覺。

飛機晚點半個小時,只好去書店打發時間。暖暖看了會兒《O型人說明書》直呼太準了,便把我叫過來看~ 我自然是看《B型人說明書》,果然是準!看了有大半本,還拍了幾頁下來。這裡抄幾句跟這次出行有點兒關聯的吧,下次再單獨研究B型的我。B型人——對某件事一旦動心,就會馬上行動——此時的行動力十分驚人——但是,要是沒了興趣,就完全提不起勁兒——笨嘴拙舌——會突然闖下大禍——花錢方式總跟別人有些不一樣——老是記不住別人的長相和姓名,應該說:打一開始時就沒打算記——就算迷上某些事物,熱衷的原因也和其他人不同——不過一旦迷上某個選手也會支持到底——對有價值的東西不屑一顧——對沒有價值的東西反而惜如至寶——一旦下定決心,就不再有第二個選擇。 確實很准。就像這次,突然怕自己不去會後悔,於是就馬上行動了,行動力確實也挺驚人的……囧,原來我會跑廣州,血型才是罪魁禍首啊…… 

其實想知道這些是經過了什麽樣的過程才總結出來的真理。

9點45登機,飛機卻遲遲不起飛,空姐提前發了食物來安撫我們的情緒,所以又在飛機上多坐了半個多小時…… 跟暖暖聊了聊云惜,起飛了我便睡過去了,一個禮拜都沒怎麼好好睡,實在是太困了。等到被凍醒飛機已經在降落了,原來我隔壁座開了風扇是吹向我的,難怪越睡越冷。下了飛機,跟著眾人擠上了從停機坪到抵達大廳的機場擺渡車。上去就忍不住跟暖暖笑了,兩小隻不也是在這種擺渡車上被拍下有愛的刹車時間組圖的嗎~哈哈。到大廳的時候已經1點了,還是暈暈的昏昏欲睡的感覺~ 開了機看到RC發來的彩信,媽呀!立馬精神了,梁太這是什麽情況?!王菲雷人是可以預見的,可梁太居然也穿越了……囧。等行李又等了將近半個小時,其實感覺也挺奇妙的,不到3個小時的時間,我已經站在了廣州的土地上,而且將會做一些從沒做過的奇怪的事情……

等行李的地方,一眼就看到藍綠兩隻小羊。

打車到預訂的那個鴻波山莊酒店,司機居然不知道這酒店= =|||只好讓他把我們丟在了新體育館門口。一下車便看到夜色中門口幾隻機器貓的大氣球,暖暖感歎雲團好有錢啊,跟我說這種空飄特別的貴。廣州也沒有多暖和,從杭州穿來的衣服,在這樣的深夜好像也不大夠~ 不知道有沒有人在守夜,體育館周圍靜悄悄的。因為浙江的几个都在酒店了,我們也就不去觀望了。

夜色中體育館門口的機器貓氣球。

在路邊一輛一輛的攔出租車,問司機知不知道鴻波山莊,結果都說不知道= =|||打電話問了酒店的人,那人也講不清楚,只說是在山上~ 最後暖暖不耐煩了,火大開始發脾氣~ 我……囧……只好一邊安慰她一邊繼續攔出租,最後總算有個知道的……就這樣坐著車七拐八拐的上山了……果然是山莊啊!特深山。STJ同學網上對照地圖查的酒店真是不靠譜~ 這山莊都是一棟一棟的分散開來的,三人間跟標間分別在不同的地方,我們就沒與其他人匯合,直接去了三人間,折騰下來已經3點多了。房間倒是很大很大,還不錯,也不是很冷,還有網線~ 暖暖說應該帶電腦來的~ 我是特意沒帶電腦,一是背著太沉太不方便了,二是我不想太精分,既然來到這兒了,就把嫣然之類的拋到腦後去吧。安頓下來,才覺得很餓了,兩個人吃了泡麵,便開始搞那個大燈牌了……就一直挨到天亮沒休息。7點半,要去接機的4個細菌MM過來拿燈牌,我只記住了其中的1個= =||| 決定還是不跟著去接機了,好害怕那種又混亂又擠又啥也看不到的場面…… 暖暖也不去,於是她們幾個拿了浙菌惜君四個字出發了~ 我送她們到門口也順便在外面活動了一下,好好的呼吸了一番廣州不知道名字的山上的新鮮空氣,涼涼的很舒服,周圍的環境也不錯。

我們呆在C1那幢一樓。

說是8點半細菌在體育館門口集合,本來還想去圍觀一下,可是發現燈牌實在是搞不定了,只好呆在山莊跟暖暖繼續忙活順便等STJ趕過來。然後就是STJ風塵僕僕的瘸著腿提著一大包的綠頭套過來了,第一次見她,跟想像中不一樣。那個綠色頭套,也虧她想的出來~會有人肯戴著看演唱會嗎?哈哈~  前線細菌兵分三路一路去了機場一路去了酒店一路留在體育館佈置,浙江分會會長一直電話催我們趕緊去酒店。飛機都還沒起飛呢也不用去那麼早吧…… 11點15去退房,杯具的是沒有下山的車了,打電話叫出租車,人家也不肯上來……囧,不會真的杯具了吧,我比較擔心在打車往那邊去的途中人家就到了,那就真是白跑一趟了。 STJ跟前臺的小姐聊了幾句,她們好像在哪兒都可以很自豪的說喜歡劉惜君這次是來看她的,順便做一下宣傳,可爲什麽我卻覺得這麼羞愧難以啟齒生怕別人知道我大老遠是跑來看快女的呢? …… 好吧,我是巨星粉。  最後好不容易讓前臺小姐給聯繫到了下山的車,把我們送到了山腳下也就是體育館對面,這時候我才看清了這個體育館,看到了巨大的二妹宣傳板,也看清了昨晚看到的那幾隻機器貓空飄。

再打車去酒店,這時前線說已經接到機了,還好,我們趕的上。浙江分會的半路人馬跟御林菌在頤和高爾夫什麽什麽的地方等,我也搞不清楚狀況,反正不用我操心,跟著就好了,在路上幾乎睡著。中途還路過了頤和大酒店,以為就要到了,結果車子還在繼續往山上開…… STJ接到了前線的電話,說二妹大概不會回酒店了,要直接去體育館彩排= =|||頓時她就急了,趕緊打電話給等在酒店門口的細菌。我還在觀望,這是什麽情況啊,難道註定要杯具?也許我們可以接著坐這輛出租再下去~ 正胡亂想呢,突然聽到車外幾個人的大吼聲:“哎!!這裡!!!”司機刹車,看到了一群穿綠色衣服的人,然後看到幾個圍到了我們車旁邊拉開了車門,突然有種被歡迎的感覺,挺溫馨挺親切的。STJ一下車就跳過去問怎麼回事兒到底來不來酒店,那邊回覆是娘娘一直在樓上還沒下來呢,肯定要回來的。 下車了,圍過來的其中之一在問我是哪個,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浙江會長--婷。看了下環境,頭頂上飄著幾個機器貓的空飄,過道兩旁排滿了二妹的易拉寶,製作很精美~ 很好很云惜?哈哈。

有天空的地方就有雲團,有空氣的地方就有細菌……囧。

有十來個御林軍在那邊忙碌,男女比例1:1,他們都穿了會服,非常的整齊,相比之下浙江的這幾個好像都是散粉,沒有男士,沒人穿會服外套,穿綠色的也只有會長一個人,还是墨绿色。還有一個的打扮十分雲團,穿的藍色羽絨服圍了黑白格子圍巾,大家就笑她是雲團,她把裏面的會服拉出來給大家看,結果又被笑為云惜粉~哈哈,她又紅著臉辯解說她是純細菌~ 這種氣氛是最好玩兒的了(不過也沒記住她的樣子她的ID= =||| 好吧,其實浙江這20個人,我到現在也只認得5個= =|||更別說什麽御林菌之類的了)~   開始覺得在集體活動的時候是應該穿會服的了,又顯眼又整齊看起來還很有凝聚力。像浙江的幾個把橫幅拉起來,根本就像是路人在拉,完全看不出是細菌。不過浙菌都很低調看起來也不是很瘋狂,這點不錯,我喜歡低調的。大家都不想上鏡,一看到有鏡頭對過來就馬上擋住臉~

在等待的過程中,我以路人的心態認真觀摩了擺在兩邊的二妹的易拉寶,可以說賞心悅目吧,從海選到比賽到巡演,精美的圖片配上文字,有的搞笑有的秒人有的溫情有的催淚,哥哥姐姐菌很用心。聽說總共有70個,這裡只拿來了20個,也禁不住感慨,現在粉絲的周邊都這麼先進了,原來易拉寶是這種東西。山上的風很大,易拉寶躺下了好幾次~ 大家只能到處撿石頭來固定,還有人祈禱二妹來的時候別刮風了。

如果70個易拉寶按時間順序這樣緊密的排成一排,就是二妹的快女成長墻了。

后来就聽到有人說馬上就到了。突然路邊一下子開上來4,5輛細菌造勢車,門齊刷刷的打開,又冒出來20多個人~ 我直接目瞪口呆了,這是什麽情況?!如果不是這些人都穿了綠衣服,我會覺得我正在黑社會打群架的地方圍觀呢……(後來才漸漸弄明白,這些是從機場一路跟過來的~)大家迅速拿起了裝備排好了隊形。御林菌把守了位置最好的從下車地方到酒店門口的過道兩邊,淡定低調的浙菌只好在大巴要經過的路邊拉起了橫幅舉著燈牌,我也夾在中間拉住橫幅戴上眼鏡準備觀望,好像也沒有什麽特別的感覺,完全就是一種看熱鬧的心情?

橫幅還上了直播~哪個是我的爪?

沒過多久,載她們的大巴就轉彎開過來了,我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太后!!!= =|||因為她坐在我們這一邊靠窗的位置。太后大該是看到了我們拉的橫幅,驚奇的表情,看她的嘴巴還“哇”了一下~  我越過太后使勁兒往車裡看企圖尋找到惜君同學的身影,結果沒看到,大概她坐在另外一邊~ 太后倒是很high的一直往窗外看…… 然後車停了,大家都圍到車附近去了,可是我們幾個拉橫幅的居然還是很默契很淡定的在原地沒動,只是遠遠的觀望。看著不同的腦袋一個個過去,最後終於看到了二妹的側面、太陽鏡,還有她那個黑色羽絨服的帽子,一切都很熟悉,跟看過的圖片沒什麽區別。她一下車,立馬被更多的腦袋包圍了,我就看著她的小腦袋被眾腦袋簇擁著進了酒店,好像還是沒有什麽特別的感覺。這就是第一次看到她的情況,場面不算太混亂,整個過程很快,也就那麼30秒鐘的時間吧,步行10米的距離。感想就是,秀粉真是不容易,爲了30秒的時間等3個小時~ 當然,出現在這兒的意義主要是爲了給她支持,但這樣才更覺得不容易。 好吧,其實我最大的感觸是,我第一眼看到的怎麼是太后啊,啊啊啊……囧。

以為這樣看到她一下我們就可以撤了,大家卻沒有要走的意思,原來還要等她再下來。於是我們把橫幅拉到了大巴的左前方,這樣也許她上了車可以看得到。 又有人來拍照,大家又默契的拿橫幅擋臉。旁邊停的造勢車里在放惜君的歌,保安居然還不讓放太大聲~  面對眾多的細菌,大概還是覺得自己是局外人吧,也沒仔細的去認人問ID,就在原地站著拉著橫幅發呆。這可能也算是遺憾了,既然來了這麼一趟,應該多八卦一下認識幾個細菌名人的,哈哈~ 不過就算我想去多認幾個人,應該也記不住吧,最后結果还是差不多的= =|||  也不知等了多久,看到了李媛希潘辰,然後談莉娜跟GJ也上車了,她倆坐在靠著車門的第一排。竟然還有細菌上去索要簽名…… 談MM看起來確實很有味道,很漂亮。

手機拉鏡頭拍了張談MM,好糊。GJ被玻璃反光了,這張正好看不到她。

很囧的事情又發生了:我發現談MM在往我這邊看,於是就情不自禁的抬起手揮了一下(真的是情不自禁,我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有這樣的舉動= =|||),結果談MM剛好轉過頭去沒看到,GJ卻在這時轉過頭來了,於是她就自作多情的以為我在沖她揮,而她也很燦爛的笑著對我回揮了手= =|||  這一刻我內心的感受真是複雜萬分啊…… 一是糾結怎麼又是太后啊= =||| 二是反思剛才怎麼能情不自禁的揮手呢,好囧啊……三是檢討我這這個舉動實在有失巨星粉的身份,好丟臉= =||| 四是想到其實太后也蠻可憐,為啥這麼不受我待見呢? 五還是覺得太后可憐,她是GJ啊,看著這邊滿眼的細菌而自己一隻蟲子都沒飛過來心裡是啥滋味呢?六就突然想開了,GJ肯定早就習慣這種場面了~ 於是七還是回到糾結怎麼又是太后這件事情上了…… 怎麼又是太后啊,啊啊啊……囧囧囧。這種糾結的心情一直持續到我妹出現。

太后她們已經在車上坐了大半天了,二妹終於磨蹭下來了,她果然如細菌所說,是個非常墨蹟的人。她從出來到上車這段我看不到,爬上車之後就看的很清楚了。比剛才的情況好了很多,可以看到她上半截,而且是正面= =||| 她把黑羽絨服脫了,換了件白色的外套看起來很清爽很舒適顯得很乖。她上車后就坐在了司機後面第二排的靠窗位置~ 看到了我們拉的橫幅,然後就發現她呆住了,變成了眼睛一直看向前方的放空狀態= =|||也不知道她腦袋瓜兒裏面在想什麽~  這時候司機也開車了,果然全車都在等二妹一個~  這算是第二次看到她了吧,留下印象的是她那件白色外套,挺有型挺好看滴,其實她私下應該多穿淺色的亮色的衣服,她的衣服顏色都太低調太老氣了。囧,怎麼都是這種觀後感…… 也實在沒什麽特別,我又不HC她有多漂亮之類,就是妹妹吧,覺得她很乖但又有點兒呆呆的感覺(總結下來還是2),忍不住就想寵愛。囧。

目送大巴開走,我們四個人擠進了海惜菌的車後座,两位男士載我們去體育館。我環顧了一下這輛車,好像完全是造勢用的,外面貼的惜君的照片,裏面造勢裝備也很齊全,綠色的旗啊氣球啊都有。讓我感動的是看到了放在后擋風玻璃下面的一個硬紙板,上面寫了當時快女的短信投票方式,什麽發送06到XXX的~他們當時居然用這種方式打廣告。 下山下到一半發現二妹坐的大巴停在路邊,後面跟了一溜細菌的車,有3輛,場面也挺好笑的。他們說看到酒店接送車把車上不知哪個助理接走了,大概是裏面有人忘了東西吧~ 本來我們也想等著大巴好跟車去體育館的,只是另一輛車上的細菌下來讓我們這車回酒店拿燈牌,我們就只好先開走了。路過的時候還特意往大巴上看了二妹一眼,只是我現在忘了當時看到了什麽了= =|||(這就是不當天寫見面記的壞處……囧……看來我提綱列的還是不詳細)

車在頤和大酒店門口停下來,兩位男士就上樓去拿燈牌了~ 聽暖暖跟另一個聊天才知道,原來我們這4個裏面有3個是云惜粉,只是她在云惜2群,我不知道暖暖知道。(好吧,我連這位云惜粉的ID也沒記住,真是杯具,現在想想連樣子也想不起來了) 擠在後座也怪累的,便下車了,看到快女入住頤和酒店的廣告牌下面站了好多拿著燈牌的熊貓菌,往那邊晃蕩了一下果然有細菌來跟我搭話~ 才知道原來剛才二妹她們先到這邊來溜達了一趟,再去的我們把守的那個高爾夫什麽什麽的地方~ 她們還送了禮物跟二妹握了手,不錯不錯。

頤和大酒店門口的宣傳牌。

燈牌拿下來了,我們便上車繼續前往體育館。路上聽這兩位來自福建的男細菌用不標準的普通話講這一路跟車的情況,很好玩兒。粉絲聚在一起永遠不會寂寞,總是有故事,總是有共同語言,很容易就能很融洽的相處,很容易就可以很開心的笑,這種感覺很好。由於車上一直有股KFC勁爆雞米花的味道,大家的話題又轉移到吃的上面了~ 司機說,這兩天油加了不少東西卻沒怎麼吃~ 才想起來我這24小時也只吃了一碗泡麵,好像也沒有餓的感覺,應該是比較興奮的吧,一切都很稀奇,一直在長見識。

2點10分到了體育館細菌的根據地,大家還在佈置場地。

細菌家把守了這個入口。

我有一顆云惜的心,總會注意藍綠同時存在的地方。原來阿拉蕾的用途是不斷的跟人合影。

這個也很云惜。同樣在廣州簽了票的李媛希完全被忽略了,果然是宮女的角色~ 左邊那條通道是媒體專用通道~

細菌在佈置,易拉寶做的跟真人差不多大,看著兩個二妹離地漂移也挺好玩兒的。

觀望了下兩家掛的橫幅,絕大多數是二妹家的。看到的卷家的都比較正式,類似支持霄云啊巡演成功啊之類的,二妹家的就有意思了,除了各分會的較正式外(各分會的標語也都挺有創意,那麼多居然不重複),其他的都很活潑很搞笑。什麽“君姐丸子頭鼻血天天流”,“二妹一撅嘴親媽流口水,二妹一放空後媽就發瘋”啊之類。在主場大膽調戲的哥哥姐姐的:惜君小孩你真美,哥姐調戲不是罪~  後爸後媽的“劉惜君,別放空別溜號歌詞記住了!”竟然還有細菌粽子的“二妹你銷魂一笑,粽子也萌得嗷嗷叫”“二妹,你還記得大明湖畔的那隻粽子么?”~  很好笑,很熱鬧,這次真的是全體細菌的盛會了。

單純喜欢这个畫面的感觉。

繞體育館大略的轉了一圈兒,看到了在細菌家隔壁的10多個可愛多組成的小團穿著整齊在唱獅子座還舉著黃色的大充氣棒合影~  看到了蟲子家鬱金香家連在一起,有個小顯示屏幕不知道上面在放什麽,感覺沒多少人在。紅紅家也有個……攤位= =|||因為很雜亂無章的感覺(跟小草倒是挺像,哈哈),有個可以移動的廣告牌,有音響在放小草的山歌……  卷家把守了體育館正大門的那個入口,一個巨大的機器貓非常搶眼,我喜歡那個藍色。

還沒仔細的逛,就被暖暖急著拉回去繼續搞燈牌= =||| 我這次完全是給燈牌限制住了,作為散粉大把的可以閒逛的好時光全都因為我變成了技術顧問而浪費在為細菌服務上了。這回在體育館對面的依云開了房間,也方便些。三點半,10多個浙菌在我們房間集合了……很吵很亂很擁擠,人一多我就頭暈,也一個人都沒認清= =||| 暖暖說燈牌4點必須送過去了,弄不好也要送過去。拖個十分鐘送去也沒關係吧?~她很嚴肅的說不行,4點必須送過去。結果到了4點還是沒搞好,算了,就這樣吧。我包里翻出照相機望遠鏡背了三角架就出發了。

路上不知道誰給我講了剛才惜君媽媽去看大家的情況,說惜君媽媽和惜君很感謝大家今天來,還帶了很多麵包和牛奶分給細菌,她也分到了~  真好啊,我突然想到前年嫣然王菲托工作人員給在寒風中等了好幾個小時的菲迷送飲料的事兒。細菌們都很辛苦,在這種情況下被關照,幸福感會加倍的。一路走過來才知道,原來靠近細菌家根據地外面的馬路邊也掛滿了綠色氣球和橫幅~ 我的感慨是,這得吹多久才吹得出這麼多氣球啊= =|||

到了體育館,剛好趕上細菌遊行造勢,她們扛著燈牌便加入了隊伍,我在旁邊觀望。路過蟲子家鬱金香家紅紅家,細菌的領隊還帶著細菌分別喊她們幾家的口號,挺有愛的。我跟著繞了那麼半圈兒也就回去了。根據地擺了音響在放二妹的歌,原來二妹有很多歌我都還沒聽過呢= =||| 她以前唱的歌類型還是挺多變的,等回來挨個聽聽看吧~ 大部隊回來后,浙江分會的開始分麥當勞吃,不知道誰坐了半個小時的車才找到的麥當勞~ 我吃了個香芋派,雖然涼掉了,但在這種氛圍下感覺很像在野餐,也覺得挺好吃。

然後就是準備把我們的燈牌運進去,開始讓雨濤幫忙,他比較嚴肅的說已經帶不進去了,說是太晚了動作太緩慢了工作人員不管了內場的高空條幅還是我們自己進去掛的什麽blabla一大堆~ 沒辦法,費了一大頓力氣總不能不帶進去吧~ 婷呆呆的也不做反應,還是我指揮她去多問幾個負責人~  後來燕子把她的工作證給了婷,婷讓我一起去,可以順便再在裏面把燈牌弄一下。到了門口,一個工作證只能一個人進去,婷就先進去不知道問誰要了個工作證出來,於是,我就稀裡糊塗變成了技術粉進到了彩排現場。

不知道這是不是叫心想事成呢,發現我心裡的一些小小的並不抱希望的愿望都能實現。不記得在什麽時候了,冒出過如果能進彩排的地方看一眼就好了的想法,這次還真的就進了彩排現場。在外面等待的時候聽到裏面是談MM在唱,等我進去,舞臺上沒有人了,也沒看到有在直播的雲團~ 內場的每個凳子上都放了一個粉紅的袋子,感覺還不錯。婷要把工作證給燕子,她就先回去了。RC說卷已經彩排過了,也不知道接下來還會有誰彩排,拍了一下舞臺留個紀念,然後就蹲在舞臺的右手邊VIP區之外埋頭做技術粉的本分工作了,把燈牌鋪在地上,挨個檢查線路然後重新用膠帶固定。

彩排時的舞臺~

一會兒潘辰出來彩排了,唱的好像是《煩》,我也沒抬頭。後來突然聽到了《將愛》的前奏,我心跳加速了,王菲的歌王菲的歌……可是卻很囧的沒想出來是哪首~>.<~ (簡直不能原諒!= =|||)直到潘辰唱出第一句了我才反應過來,馬上跟RC彙報,卻連歌名都不記得了,居然打的是《將愛進行到底》……囧…… 而且到晚上RC發來將愛倆字之前都不知道自己說錯了歌名……(……不可饒恕……得好好反思一下了= =|||) 想不到在這種場合下也能聽到將愛的伴奏也能跟王菲直接聯繫上,真的想不到。我一直覺得這場演唱會跟王菲應該不會有什麽交集,頂多會有首天空而已,還要看二妹選這首歌的概率。也許是內心故意忽略了王菲的存在感吧,不想總是想起她。 後來聽到潘辰說剛才老師放錯帶了,她本來是唱1973的,我心裡突然小小的讚歎了她一下,她沒有因為放錯帶而不唱,而且在這樣突發的情況下上來就唱,唱的也挺好,歌詞也沒有錯。心想也許她也是菲迷……囧。最後有個聲音(姑且稱這人為指揮吧)問PC晚上到底唱哪首,PC堅定的說唱1973,只是不知道爲什麽晚上還是唱的將愛,可能又是放錯帶?哈哈~

然後就聽到指揮說接下來彩排的是郁可唯跟劉惜君。心裡激動了一下,我還真是趕的巧啊。站起來活動活動手腳順便往舞臺上望了望,還真看見了二妹,但沒看到娘娘~ 機會難得,就趕緊掏出相機拉近鏡頭咔嚓了兩張,然後繼續背對舞臺埋頭工作。其實我內心還是有掙扎的,要不要站起來好好的看二妹彩排呢~ 後來還是覺得既然自己是作為技術粉進來的,就做好本分的事情吧,把燈牌先檢查固定好了再說,能進到彩排現場,能聽到聲音,我已經很滿足了。所以二妹在臺上彩排的整個過程我都沒有抬頭,手上一直在忙忙忙,耳朵在努力的聽。(這些情況在第二天吃雙皮奶的時候跟小金和暖暖說了,結果小金捶胸頓足,說這麼好的機會讓我給浪費了,這種情況應該什麽都不管,也不用拍照片,直接拍視頻就行~ 我問那燈牌呢?她說這個可以放一放,先拍了視頻再說。好吧,那下次我會的…如果有下次的話…………)

我乖乖的呆呆的妹~  拉镜头拍出来的效果也太糟糕了……

娘娘先唱了喜歡兩個人,聽起來沒什麼感覺。娘娘平常嗓門大,但真唱起歌來聲音就不夠大了,可能她很會用氣聲吧,她唱那種氣比較長的歌還是挺打動我的,這首歌就一般般了。這首歌完了之後聽到我妹的聲音:有請可唯~ 可能有人在對她說什麽吧,聽到她有點兒怯懦的問:“那我也是站這兒嗎?還是要偏一點?” 她弄明白了之後就開始耍寶式的擠著嗓子:“可唯~” “嗷”(這估計是娘娘給她的回應)“可唯~” “嗷~”(娘娘還在給予回應)“有請我們的,可唯~ ” 聽起來她跟娘娘經常這樣鬧騰。 半天也前奏也沒響起來,不知道她倆誰在嘟嘟嘟嘟的隨便哼著調調。都是喜歡音樂的孩子~

然後是很愛很愛你。娘娘先唱,我妹是配角。現場的音效很棒,第一次聽到這種沒有任何雜音的現場,感覺音樂像變成了強大的力量從四面八方打入耳朵里一樣,能聽到的只有音樂。很愛很愛你唱完了之後有個聲音(姑且稱這人為廣告女吧)在說請現場無關人員配合公安指揮迅速撤離場內之類的,我妹大概聽入神了,接下來的下一個天亮都忘了唱,好在很快反應過來第二句跟上了。 聽了一半的下一個天亮,我電話在亮,暖暖找我,由於現場的聲音實在是太大了,手機里一點兒聲音都聽不到,只能喊著讓她發短信來。保安這時候也來了,說現在要清場了,有工作證的也得先出去,全部過了安檢再進來。我只好先答應著他好好好,馬上就走,心裡想怎麼著也得把我妹的彩排聽完了再走吧。於是蹲下繼續忙碌。

再轉回來聽,娘娘已經在唱記得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音效太環繞太立體太好了,聽到我妹唱第一句“我們都累了,卻沒辦法往回走”的時候,突然被她的聲音感染到,很感觸很想哭= =||| 這是第一次聽到清晰無雜音的她唱的記得。記得,記得卷唱的很受傷很撕心裂肺,聽著我妹唱的很無奈很容顏憔悴,雖然味道不同卻都能打動人。最後的ending她們倆配合的挺好,很好聽。  指揮說惜君晚上你是從這個升降怎麼怎麼樣的,就聽到我妹說:哦,好,我先站一下吧?(又是這種語氣,讓我又喜歡又有點兒心疼)

前奏又響了,不知道是什麽歌,但第一句一出來就知道是有一天我會了,季候風的國語版…… 我愣住了,居然選了這首歌…… 用“呼吸在顫抖”這句形容當時的我很貼切。我背對著舞臺,看著燈牌上惜君的名字,聽到她唱到"有一天我會"這句時,眼淚要掉下來了。耳朵里她的聲音跟腦袋裡王菲的聲音重疊起來,眼前浮現的是王菲唱有一天我會時候的樣子…… 在這樣的時間情境,我還是逃不掉。大概是從她不唱了開始吧,王菲二字成了我不能言說的傷,我不想常常想起她聯繫到她,可又不由自主的想起她聯繫到她,就像現在這樣。她第一次的演唱會上也唱了這首歌,前半部份唱的是粵語季候風,後半部份唱的是國語有一天我會。那次演唱會,創下了新人在紅磡連開18場的記錄,至今無人能破。 好吧,這首歌我走神太嚴重,根本沒能好好聽……所以演唱會上還是覺得有驚喜的,發現我妹還自己發揮了一下~(結果是我搞錯了,回來第一次去聽了原唱,發現二妹唱的跟原唱一樣,而王菲則自己發揮到讓我覺得她根本沒發揮= =|||好吧,其實即使是王菲翻唱的歌我也是把她當原唱= =|||)

然後就聽到指揮在說惜君升降臺的高度到哪兒到哪兒,惜君一直在說著好好好,謝謝謝謝。由於要清場離場了,指揮就問惜君還有什麽問題,她就問一會兒還有沒有時間試,說不必再懷念我前面有一點點美聲的部份,想試一下,可以嗎?(還是這種語氣~ 她這句可以嗎問的我的心都軟了……) 前奏響了,不必再懷念我!啊!我也曾想如果能親耳聽到這首歌的現場就好了(其實主要是想聽前面那段啊啊啊的部份),沒想到這次真的能聽到,她還特意唱這段~  惜君嗓子一亮出來……真的非常好,直接鉆進人心的感覺,我渾身都起雞皮疙瘩了,肺腑美音確實很貼切,我現在才承認。不過我是後媽,有點兒小瑕疵就是,可能開始離話筒太近了,有點兒雜音~(不過這個問題晚上的現場就改善了) 美聲部份唱完,她就跟著伴奏接著唱了,不過沒唱兩句指揮就問可以了嗎?她還很投入的唱完整句才回應“啊?~” “可以了嗎?”“可以了可以了,謝謝。”這個謙卑有禮貌的孩兒……

這時候保安也過來說都得出去了,等一下過了安檢再進來弄也可以的~ 我這邊也差不多好了,再往舞臺上望了望也確實沒人了,才安心的準備撤。細菌的家當全部打包好放在內場的過道了,我也把我們的燈牌放在那堆箱子上,就離開了。 回根據地的路上依然覺得興奮,綜上所述,我已經很圓滿了。就算廣州之行到此為止,也覺得沒有遺憾了。回到浙菌堆里,我忍住沒跟她們講惜君要唱的曲目,這樣晚上大家才更有驚喜的感覺吧。我這時候想到的是小金,她是梅豔芳的歌迷,因為惜君唱了梅豔芳菲的主題曲才去關注她的比賽而淪陷的,不知道她今晚聽到這首歌的時候會有怎樣的感覺呢~

出來之後天也慢慢變暗了,其實我有工作證還是可以再進去的,只是還要等mamamary過來,也就算了。已經比別人幸運那麼多了,就別太貪心~ 婷爲了感謝我的幫忙,給了我第4排的票,她說浙菌在7,8兩排,第4排只有兩張,另一張給了她叫來的一個專門幫忙拍照的。然後把我多給MM要的VIP區的票也一起給我了~ 在這裡感謝一下浙江分會吧,感謝管理層多幫我要了一張票,感謝大家那麼熱情~浙菌們都很可愛~  每張票都用信封裝著,上面寫著分區和座位號,貼郵票處還點了個綠色的點,我在想,啊,這樣得用多少信封啊~ 同時也在想雲團那邊是什麼樣的,會不會也是信封,外面點個藍點兒。 打開信封看了我的票,上面居然有惜君的簽名~挺意外的~ 雖然我對簽名沒什麽興趣,但還是謝謝她們把這張給了我,很有紀念意義~

我的座位是4排7號,嘿嘿,挺好~ 4月我妹生日7月我生日。

站在細菌堆里發呆的時候,看到雲團舉著KT版浩浩蕩蕩的來了,衝散了細菌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聊天的人。這時候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只聽到雲團吹哨子的噪音,讓人覺得很煩躁。

雲團從我面前經過,我很喜歡這個機器貓的燈牌~

雲團擠上了細菌把守的入口,還是很吵的哨子聲音,中間還夾著氣球爆破聲音,原來是上門來挑衅了啊…… 細菌完全沒有準備,剛才還都在聊天呢~ 嗓子又吼不過哨子,就只能任憑雲團在根據地逗留~ 後來一個勇敢的男細菌拿著反復喊著細菌口號大聲公在雲團隊伍中穿梭,把雲團沖散了~ 雲團這才慢慢散去,這位男細菌真不錯,關鍵時刻挺身而出~ 開始我還覺得挺好玩兒這下有熱鬧看了,後來發現很多細菌都怒了~ 也確實,自己待在這兒好好的,被人上門來欺負了……

之後細菌家也組織排隊了,哇,也不知道都是哪兒冒出來的,真沒想到能有這麼多人~ 一下子排了4列,很長的隊伍。我混在在浙菌堆里,分到了一根綠色螢光棒~ 現在的螢光棒好高級啊,是用電池的,居然還有2個檔位,閃光和全亮~ 想當年我那根5塊錢的螢光棒= =|||好吧,時代在變遷社會在進步…… 細菌排好隊也浩浩蕩蕩一路喊著口號去雲團家“回訪”了,沒有什麽出格的舉動,在雲團根據地狂吼了幾遍口號也就回去了。

細菌在雲團根據地。雲團最惹眼的是機器貓和大屏幕。只能感慨雲團太有錢了~ 這個大屏幕白天看不出什麽效果,晚上看很棒~

這個很大很大,三米高都不止吧~ 很多人在跟這個合影……

回去之後就要準備入場了~ 浙江分會決定晚上巡演結束后包車直接去她們住的酒店等,一人50~ 當然要參與,從來沒有過的經歷呢~ MM在快六點半的時候終於到了,問她在哪兒,她回覆說“那有個叮當…我在那大叮當等你”。我看到就笑起來了,本來想把這短信轉發給RC跟她講是MM發我的,只是路上接到了暖暖的電話她發現我不見了就打過來,也就沒發成~ 我一直在想該怎麼介紹卷跟惜君給MM,晚上得讓她幫忙拍照啊,總得先把人認清楚吧~不過反正有這麼多宣傳的平面照,記住這兩位的樣子應該不難~ 就這樣想著走到了機器貓下面,一眼就看到了MM的背影,不知道她在圍觀什麽~ 沒變樣,哈哈,感覺比去年瘦了,更可愛了呢~ 抱了一下哈拉了一陣兒,還沒等我開口講呢,MM就興奮的說:快女我只知道劉惜君呢,她唱歌好聽又漂亮還是廣東的~ 我聽了竊喜,這下省勁兒了,“那李霄云你知道嗎?就是屏幕上的那個~”我問,MM說李霄云也有印象,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哈哈,認得這兩個就好啦。一路走著一路熱烈的聊,在這裡有熟人真好啊,我跟細菌都沒話可講= =||| MM性格也好,問她演唱會之後我們包車去酒店她要不要也去玩兒一下,她也很高興的一口答應了~ 她特意借了個可以拉鏡頭的數碼,說她那臺單反鏡頭不能拉~ 因為我的票比較靠前,我們倆就換了相機,我把望遠鏡給她了。本來是在門口等杯具的剛飛到的找不到根據地的小金,後來跟MM去幫忙負責人抬了個箱子,回來就發現浙江分會的人都不見了= =|||只好趕緊檢票入場~ 這時候又接到暖暖的電話,說我們的橫幅不見了,讓我趕緊進去……橫幅怎麼會不見了?

檢完票拍的。原來我彩排的時候浪費了感情,細菌家的座位是在這邊的~ 看到前三排沒人心裡還小小的高興了一下,贈票的大概都會晚到吧~

進到內場就開始跟暖暖滿體育館的找我們的橫幅,問保安問負責人,跑了好幾個圈兒。最後終於在山頂上找到了……然後就是找地方掛橫幅~ 在這個過程中發現細菌散粉很多,而且細菌家的裝備不夠用~掛橫幅的那個區居然連一塊燈牌都沒有,而且也沒發現綠色螢光棒,也沒有什麽顯眼的綠色標誌= =|||問了才知道他們是細菌~ 其實當時橫幅不應該掛的,應該讓他們幫忙舉,因為我和暖暖都覺得橫幅太沉了不好意思讓他們舉,也就掛在圍欄外面了,不知道有沒有起到啥作用~算啦,在廣州出現過了也就夠了。 在找橫幅的途中MM還短信我說看到我了,那我就在這兒爆一下她的可愛照吧:)

看起來MM在那個區很happy,應該是哥哥姐姐區~ 而且她的裝備比我還多,我都沒有分到牛角T.T

等掛好橫幅回到內場區我就傻眼了,前三排竟然坐滿了雲團,不是贈票不賣的么…… 第一排的已經架好了幾個三角架,有人在調相機的鏡頭~ 第二排有人捧著筆記本,感覺都好專業啊……

坐下沒一會兒,後面的一排浙菌就HLL的帶好了頭套舉著燈牌準備拍照,周圍都轟動了(主要是笑噴吧,哈哈),氣氛很熱烈~ 又一次的轟動是哥哥姐姐抱抱的巨型橫幅亮出來,很搶眼~大手筆的東西果然不一樣~ 之後細菌的幾個大方陣展開了互動,內場、JJ區、看臺區和遙遠的山頂,一個區一個區的站起來揮銀光棒和呐喊,感覺場子一下子熱起來了,主場果然不一樣啊~ 最轟動的就是惜君媽媽的到來了,全都在歡呼,我們這一片都站在凳子上看了= =||| 一起來的還有惜君的小姨~ 君媽的座位跟浙菌一起,後來吃飯時候有位浙菌還說演唱會的時候她看不到臺上就光看君媽了~哈哈~

低調浙菌HLL的高調頭套~

手拿螢光棒的君媽~

哥哥姐姐抱抱的橫幅~ 山頂上那塊映山紅方陣晚上十分的BH,給小英子撐了場面~

跟遙遠的看臺互動~

我右邊坐了個拿長炮筒單反的傢伙,應該就是婷找來幫忙拍照的吧~ 我把三角架支起來想試一下,發現根本就沒用,這個這裡就太矮了,只好收起來,今晚就用手端著拍吧…… 其實經常思考一個問題就是,在現場的時候是該好好看呢還是該邊拍照邊看~ 記得北京首映結束的時候曉宇說:現場拍照的話根本看不專心,只會留下一堆照片。也確實是這樣。不過有時候專心看了也會慢慢淡忘,還不如留下一堆照片讓自己將來好有個念想。很讓人糾結~ 所以我最後決定,只在有王菲的時候專心的看就好,其他情況想拍就拍……

場內熄燈了之後,現場就一片混亂了~ 前面的雲團一下子都站起來舉起了燈牌,大聲喊著李霄云李霄云,跟過道右邊的VIP區連成一片~ 後面的細菌見狀也開始喊劉惜君劉惜君,遙遠看臺那邊仿佛也傳來了聲音~ 我夾在中間感覺很精分~ 本來之前心裡還打了小算盤,想說從來沒看到過完整的演唱會的片頭VCR這次終於可以看到了~ 結果……我的視線被燈牌和背影擋了個嚴嚴實實,耳朵里除了李霄云劉惜君還是李霄云劉惜君,VCR里她們說了什麽一句都沒聽清T.T 最後勉強從縫隙當中看到了屏幕上我妹跟娘娘一起用粵語說了句什麽~ 再就是一直聽到GJ在大喊什麽江小花什麽我是誰,囧~ 其他完全沒印象了。 好混亂的周圍,好混亂的開場。

雲團這樣一直站著可怎麼行~ 我就拍了拍前面雲團的肩膀,等她回過頭來,我就用商量的語氣跟她說:可不可以坐下看啊,這樣站著我們後面什麽都看不到了~ 可她一聽我是說這個的,立馬把頭轉過去就當什麽都沒聽見= =|||原來是故意的……  這個過程我右邊那傢伙看到了,我們倆都很無奈的搖頭笑了~ 我突然覺得她也是云惜粉,指不定還是我們群的呢(我的感覺真準,後來知道她確實是云惜,也確實是我們群的,回來知道了她就是天天都能在群上見到的阿木)~ 覺得她是云惜粉是有理由的,如果純細菌看到剛才那個過程的話,應該是生氣而不是無奈。看到右邊過道有保安,就跟阿木說讓邊上的人傳話過去,讓保安指揮他們坐下~ 保安也不起什麽作用,在旁邊站著磨蹭了半天也不知道在幹什麼~ 後面的細菌忍不住了,一齊喊坐下坐下,越喊越大聲越喊節奏越快~ 感覺喊了很久,雲團終於坐下了……雖然燈牌還是舉著的,但總比站著強了。

還是覺得很混亂~ 都不知道我妹是什麽時候從哪兒出來的,聽到了她的聲音,便從縫隙里尋找人影~ 還不錯,能看到能拍到,雖然難度大了點兒~ 後來大概卷也出來了,前面的雲團又立馬打了雞血般的全部站起來舉著燈牌尖叫了……囧……導致開場的卷我是一眼都沒看到,甚至連聲音都沒聽到T.T……瘋狂的團子啊………… 其實開場她們唱的什麽我也不記得了,尖叫聲此起彼伏,混亂得一塌糊塗~

第一張我妹的照片。這張算比較清楚的了,其他有80%不是被擋住一半就是朦朧一片。我一手拿螢光棒一手端相機,還要在夾縫中尋找合適位置,躲開前面晃動的藍色螢光棒,拉鏡頭鎖定運動中的二妹然後再拍,自我感歎下,也挺不容易的……

環顧了下全場,還是藍綠的天下。細菌這次人數絕對BH,只是看臺沒有幾塊燈牌,正對舞臺的那一片只有君臨天下四塊,綠色都是靠螢光棒湊起來的~ 雲圖的裝備就好得多了,螢光棒比細菌家的大兩個號,燈牌幾乎人手一塊,剛才滿場跑的時候還看到空位置上也放了燈牌。 發現現場紅色居然也有很多哎,心想紅紅怎麼也這麼多人~  不過經過RC提醒,再仔細一看,右邊那片紅色打的都是哎呀呀的橫幅~  領導上臺講話了,原來贊助商是雲團啊……怪不得細菌家VIP前三排給了雲團~ 歎息,從一開始就不公平~ 好吧,今天細菌又要杯具了。

接著就是李媛希潘虹樾談莉娜的表演了。才發現我的位置非常不好,前面是雲團被擋住不說,伸著脖子越過燈牌看向舞臺發現,細菌家的專業攝影師居然也正好擋住了舞臺正中央部份T.T 我真是命苦啊…… 所以她們三個在舞臺上的時候,中間的那位我一直都沒看到= =||| 印象深刻的是談MM的鬥牛舞,氣場很足,很驚豔~談MM真是風情萬種~ 還有就是在間奏的時候,看到潘虹樾去拉起了李媛希的手(其實也記不清楚是誰拉誰了),有點兒小感動吧,她們共同度過了這麼多的時光,之間的這份情誼是最珍貴的。至於她們唱的什麽……完全沒印象= =||| 後來一個high點就是她們三個扔海報,周圍的都站起來向舞臺伸手,我很矜持的坐在座位上沒動~ 前面雲團搶到了好幾份,細菌也有拿到的~ 當場就打開來看,上面有她們的簽名,說是只有后五名的~  那還好,可能等一下還會有前5簽名的一批海報?如果二妹和卷拋話我倒是可以考慮站起來準備搶= =||| 只是後來再也沒人出來拋海報了,我也就忘了這事兒。

中間有個插曲。由於前面雲團一直舉著燈牌,後面的細菌很有意見很惱火(也許本來不至於這麼惱火的,可是經過下午雲團上門挑衅加上進場之後發現自家VIP區前三排贈票是雲團的+.+,惱火程度就升級了),就往前排丟螢光棒或者什麽其他的東西了,當然,被砸到的大部份是細菌~ 我看到飛進前三排的有兩個物體,一個沒看清是什麽,另一個是綠色螢光棒~ 很不幸,那個沒看清是什麽的小東西打歪了我左前方團子頭上藍色的牛角~這位團子很兇悍的回頭看了下,但她還不錯,沒有借題發揮就轉回去了。 螢光棒是沖著我右前方高高舉起的燈牌去的,砸中了燈牌后,很不幸的掉在了舉燈牌的雲團大媽(我只能這麼稱呼了)頭上。於是,這位大媽回頭惡狠狠的盯著我和阿木看了下(我們倆就是倒楣,坐在她後面,而她轉過身后是正對著我),才彎腰撿起了螢光棒,發現是綠色的之後就開始得理不饒人了~ 嘴裡罵咧咧的都是些不好聽的話,邊罵還邊用手指指點點意思就是我們這些人= =||| 這大概是我生平第一次被人指著鼻子罵……囧~可是這事兒跟我有啥關係哦~ 由於細菌確實做的不對,我就忍了~ 可她看我不吭聲就罵得更兇了……哈哈,我只是覺得好好笑,這次真的見識到駡街的潑婦是什麽樣的了,就一直好奇盯著她想看看她還有什麽新鮮的詞罵出來沒。阿木这时候出马了(我感覺她大概是怕大媽的話太難聽我受不了而打起來),拍着大媽肩膀说好了好了别再闹了扔荧光棒是不对~ 大媽才慢慢嘟囔着转过身去。我这时可以确定阿木是云惜粉了,云惜粉在這種情況下通常是勸架的= =||| 後來翻群裡聊天記錄,阿木當天晚上回群裡說,她最鬱悶的就是被雲團阿姨當做小細菌狠狠的教育了一番~ 哈哈哈~直接笑噴,噴點在“小”細菌的“小”字~  其實這時候雖然被大媽罵了一頓,也沒影響到心情,覺得這只是個人素質問題而已,再說本來細菌扔螢光棒也不對雲團大媽確實吃了虧,而且臺上的情況歪一歪腦袋還是看得見的,就繼續看演出了~

接下來好像是黃英吧~ 她身著紅裙站在黑色的背景下遠遠看過去很好看~ 只是映山紅開始了,她隨升降臺升上去,整個背景就變成了一朵大紅的大花(後來發現跟跨年上的背景一模一樣),於是紅紅的小草就融進了紅紅的背景里,視覺上一下子就感覺層次拉低了~ 映山紅大叔很BH,在遙遠的看臺(就是前面照片上拍到的那個方陣)大吼,傳到這邊還依然感覺吼聲巨大~ 紅色燈很搶眼,小英子也很感激的頻頻往那邊看沖那邊揮手~ 不過我看現場的她有點兒憔悴的感覺,聲音也不如比賽的時候亮了,其他沒有讓我記住的地方= =|||

旁邊的阿木因為相機非常的專業,就一直在我旁邊拍拍拍,我也盡可能的給她提供方便讓她插縫~ 可能是因為我倆剛“共患難”過,從心理上距離一下拉近了,好似變親密戰友了一般,她主動湊過來給我看她拍的圖片,還跟我進行了探討~ 我忍不住問她你是哪位(想證明我的感覺是準的),她支支吾吾的說她是從上海來的~ 我就哦了一下,局面有點兒尷尬,我倆就各懷鬼胎的坐正了繼續看向舞臺~ 我心裡在想:這麼神秘,肯定是云惜了,可能真是我群里的,如果是的話,那是哪個呢~ 大概木木在這樣想:這位誰啊?我可不能暴露了~

潘辰唱了煩和將愛,將愛前奏出來的時候我還疑惑,不是要唱1973咩~ 她唱完就該我妹了~ 細菌很激動,在這種氛圍下,我也被煽動得挺激動,吉傑問這個人是誰的時候,我還揮著螢光棒跟著大喊了惜君的名字……囧,我這次很入戲~  聽吉傑說有請劉惜君的時候我還以為她就直接出來了呢,結果是先放VCR~  還是原來她跟娘娘的那段,不知道我爲什麽會以為會是她自己一個人的~  我妹的畫面聲音一出現,就是鋪天蓋地的歡呼聲尖叫聲惜君惜君聲,綿綿不絕。坐我身後的看似是管理層的細菌在安排:前面的人都不要站起來,不能擋到後面;惜君講話的時候不要喊,安靜的聽她講;惜君唱歌的時候前半部份都不準跟著唱,想唱的到副歌才可以跟著和;到時候口號喊:惜君歡迎回家;第一首歌唱完后,看准時機聽指揮放禮炮之類~  我聽著就放心了,細菌還算靠譜,本來還一直擔心今天坐在細菌堆里會只能聽到細菌唱歌的聲音呢~

VCR結束了,《不必再懷念我》的前奏一出來,全場就又沸騰了~ 二妹是邊美聲的"啊"著邊随升降台從地下鉆出來的,因為聚光燈在她升出來一大半的时候才打亮,所以之前都是只聞其聲未見其人。不得不說,這聲音很震撼,她的現場很棒。(我突然有點兒恍惚,這種場景,何其相似……)前面也提到了,彩排時候的小瑕疵在這正式的舞臺上沒有出現。聚光燈亮了,一晃眼的功夫她已經全部冒出來站在舞臺上了~ 換了件新裙子,不錯不錯~ 我看不大順眼的就是那副紅手套,略覺多餘~ 本來我以為惜君看到場下這麼熱烈會笑著沖大家揮揮手或者在間奏的時候跟大家打下招呼,結果她沒有。她一直投入在那種情緒中,沉浸在音樂里,表情一直都是嚴肅的,直到她唱完這首,鞠了躬,才露出笑容,看著全場說謝謝大家。在這個時候,我覺得她確實是個歌者,是尊重音樂,專心唱歌的人。細菌趁機放了2個禮炮喊了口號~ 由於我離放炮的位置非常的近,身上灑滿了彩色的紙屑,我都沒捨得全部拍打掉,就這麼任剩餘的掛在衣服上聽完了整場。她說接下來這首歌是祝福~ 哇,原來是祝福,我喜歡~ 之後她的聲音就溫柔下去了,沒有聽清楚她說什麽,只聽到最後她說會唱的跟我一起唱~我想她是要把祝福送給我們吧~ 祝福也很好聽,我愛粵語歌~ 她開始全場的打招呼,還走到我們這邊向左邊的看臺揮手,我在想那邊好像沒有細菌方陣嘛~ 看來我還是有顆自私的心,這點得向我妹學習~ 她也經常往我們這邊看,我甚至覺得我跟她的目光對上了幾次~不知道她看到媽媽了沒~ 我還是端著相機貓著腰瞄準機會拍拍拍了,反正看到的也只是些七零八落的鏡頭,還不如給自己留下一堆可以拿出來反復看的照片呢~ 雖然沒幾張可以看的,囧。

不必再懷念我。這張的重點是左邊的影子~ 剪影的你轮廓真好看~

祝福唱完,主持人出來了。然後就是禮炮圓滿了,歡迎回家的口號和燈牌圓滿了,哥哥姐姐抱抱燈幅圓滿了,全國各地的燈牌圓滿了~ 吉傑讓全場的人一起喊“劉惜君歡迎回家”,大家當然願意喊~ 我好像是第一次這樣像用盡全力一樣的喊出來吧,馬上嗓子就不對勁兒了~ 突然傷感的想到,我的人生中又能有幾次這樣放肆的充滿激情的大喊和宣洩呢?好好珍藏這份心情吧。  惜君說:“我們十個人站在今天這個舞臺上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其實我們最珍惜的不是什麽榮譽啊還是什麽別的東西,我們最珍惜的是你們的愛。” 我聽了很感動,說的很好~ 所以今晚細菌杯具了也別糾結了,大家都來廣州看她了,就夠了,這才是她最珍惜的。

然後是要唱有一天我會了。原來她想唱這歌很久了,從巡演的第一站就想唱,但一直沒機會唱~ NC的主持居然還追問爲什麽= =||| 那你說爲什麽啊,真是的!結果果然她答的吭吭哧哧的,什麽可能大家不熟悉啦之類的~ 主持人下去了,她在臺上繼續說:雖然歌詞很簡單,但是每一句都代表了我的心聲,我希望把這首歌送給你們~(這裡我要說,孩兒啊,說話的時候要面對觀眾呀,就算情況特殊急著找升降臺,那也至少有個側面吧,怎麼可以只給大家個背影呢?下次注意嘍,把話說完再走位~)(還有就是,由於我看了彩排提前知道了這歌,就比大家少了一份期待的激動的緊張的心情吧~) 惜君隨升降臺升起來的時候,很多細菌喊了劉天后,終究還是這樣喊了。但我第一次沒有反感細菌這樣做,因為這首歌是《有一天我會》。有一天我會,插上翅膀飛。惜君說每一句都代表了她的心聲,不知道當年的王菲呢,是不是也是特意唱了這半段國語版的表達心聲? 聽的時候感覺惜君比彩排時唱得更富有感情和激情了,真的像是唱出了她內心的想法,有點兒淒涼卻滿載著勇氣和希望~ 劉惜君,有一天你會的。

還是為了拍影子~好吧,我是剪影控。


我還沉浸在王菲惜君思緒交叉又有點兒小感傷的精分情緒里不能自拔的時候,歌曲結束了。我妹很女人很端莊的走下來,我想大概要叫娘娘出來唱了~  結果她直接往我們這邊走來,我正疑惑她這是要幹什麼的時候,她很輕鬆的沖我們揮手,甜甜的說了拜拜~然後就頭也不回的往左邊出口走去。 拜拜?!!!你跟娘娘的合唱呢?刪了?還是等一下你再出來一次?這是怎麼個情況啊這是…… 還沒等我多想呢,她一邊說著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一邊又提著裙子跑上來了= =||| 我真是哭笑不得~ 哎呦,孩兒啊,這是什麽場合啊,你你你你居然…………= =||| 她說她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兒,今天邀請到一位朋友跟她合唱接下來的歌曲~ 台下一片哄笑,她自己也笑了,哎~~讓我說她什麽好啊= =|||(後來接機的時候細菌問她,她說她確實是忘了,還說當時只是覺得娘娘好可憐,肯定在想哎呀你跑了那我該怎麼辦呢~  這孩子大概被虐慣了,唱夠了時間就習慣性的下臺了,這次能多唱一首還不適應~ 所以,原諒她了。)

娘娘唱很愛很愛你的時候,二妹閑得沒事兒干就在那兒低頭很羞澀的玩兒她的頭髮,大概也在一邊回味自己剛才犯的2吧…… 間奏的時候細菌就喊劉惜君劉惜君,下一個天亮一出來,細菌轉換的好快,馬上就跟著唱起來了~結果可能是一想到開始不能跟著唱就又停了,很搞笑~ 不過後來還是沒忍住,等了沒兩句就又唱了。然後是記得,她走向舞臺中間跟娘娘牽起了小手,很溫柔很深情的看著娘娘(她好像看誰都這神情),我眼中出現了嫉妒的小火苗,還好我妹戴了那紅手套- -|||(我當時盡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了) 娘娘被攝影師擋住了左半邊,我妹被燈牌擋住了下半截,我還是堅持拍拍拍。嗯,我還聽出我妹的第一句唱錯詞了,應該是我們都累了而不是我們都忘了。

合唱記得。不是不想拍娘娘,而是只能看到一半二妹。

郁可唯~ 記得唱完后,我妹完成了任務留她一個人在臺上了。我實在是不喜歡聽她打招呼的聲音,嗓門也太大了點兒,咋咋呼呼的,聲音又不好聽。 喜歡兩個人,她最後說,送給相愛的人,我突然被感動了一下,覺得娘娘應該找個好人家嫁了~囧。 然後,沒想到的是,又是王菲的歌……紅豆。娘娘唱的不好,廳起來索然無味,實在是浪費了。RC說丟了空靈,點頭,不僅丟了空靈還沒什麼感情,沒有二妹唱的好。不知道為啥今天王菲這麼有存在感,本來還想一心一意來打醬油的,結果還是動不動就刺激我敏感的神經讓我又憶往昔又看今朝的不斷精分。

曾軼可~ 綠色上衣+藍色褲子,很亮很云惜~ 比較糟糕的是我現在記不起來綿羊唱的什麽歌了= =||| 当时是觉得她的唱功确实进步了不少~ 印象深刻的是吉傑讓她唱兩句獅子座,卻聽到左邊可愛多的那個小方陣大聲的幫軼可唱的聲音,全場很安靜,唯獨他們的聲音飄過來。我看過去,他們人數并不多,可卻唱得很投入很大聲~覺得很感動,粉絲的愛啊……

有好幾個飛雪的未接來電。只好吼過去讓飛雪發短信來,我這裡啥都聽不到~ 可能就是這個時候吧,卷出來唱了~ 因為我已經記不清前面的雲團什麽時候站起來的,等我再抬頭看的時候,前面也已經被擋了個嚴嚴實實,只能聽到卷在唱在梅邊。木木很鬱悶的問我被擋到了可怎麼拍啊,我再次確定她云惜~讓她到過道去拍,反正前面雲團都站起來了,保安要管也不會管她的~木木就很聽話的過去了~  我好不容易東歪西扭的找到了個縫往舞臺上看,看到她的臉,很白凈,眉清目秀吧~反正眼睛很亮很有神~ 不得不說,卷的舞臺展現力很強,我看到的那幾眼,眼神啊,狀態啊,動作啊配合著音樂歌詞都很棒。可以說她很會擠眉弄眼嗎?當時搜腸刮肚只想到了這個成語,但這里是褒義詞來的~  啥時候二妹能學學就好了。再看到了全身,第一感覺是,卷的褲子很杯具,於是就不忍心再看下半身了……  她不斷的在移動,我得不斷的找空隙……看得很累。

我就是鬱悶無比的在這後面坐著……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rainychian 2010-1-13 12:09
广州场的确很彪悍...二妹家很温暖.... 我发现,我们的汇报里...心理活动极丰富...囧~ 【GJ卻在這時轉過頭來了,於是她就自作多情的以為我在沖她揮,而她也很燦爛的笑著對我回揮了手= =||| 】 我也感受了一把她的自作多情... 【覺得她很乖但又有點兒呆呆的感覺】 点头 【原來阿拉蕾的用途是不斷的跟人合影。】 机器猫的用途也是这样... 【 我這次完全是給燈牌限制住了,作為散粉大把的可以閒逛的好時光全都因為我變成了技術顧問而浪費在為細菌服務上了】 摸摸,好悲剧... 【所以二妹在臺上彩排的整個過程我都沒有抬頭,手上一直在忙忙忙,耳朵在努力的聽。】 我一直以为你是站在体育馆外听的... 【其實即使是王菲翻唱的歌我也是把她當原唱= =|||】 +1... 【只聽到雲團吹哨子的噪音,讓人覺得很煩躁。】 ==||...我也被发了个哨子,结果让我弄丢了 【云惜粉在這種情況下通常是勸架的= =||| 】 囧~哈哈哈哈 【可以說她很會擠眉弄眼嗎?當時搜腸刮肚只想到了這個成語,但這里是褒義詞來的~ 】 她的确很会在台上放电..... 【再看到了全身,第一感覺是,卷的褲子很杯具,於是就不忍心再看下半身了……】 +1.....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